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180师遭重挫 军长韦杰:哪能全怪我们-红色年代-大漠西风网-文化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红色年代
180师遭重挫 军长韦杰:哪能全怪我们
2021-07-10 13:40:30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180师遭重挫代政委被俘,彭德怀大怒,军长韦杰:哪能全怪我们

1988年,山西闻喜县桃林沟村的史兴福,收到了一封来自台湾的信。这封信没有署名,信的内容是询问史兴福是否还在人世。

这封信让史兴福百思不得其解——对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可他却不知道自己有认识的人在台湾。

史兴福遂让二儿子回信,表明他还活得好好的,询问对方到底是哪位。

数月后,史兴福收到回信,信封上的署名是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名字——史兴贵,他失踪了四十年的亲弟弟。

拆开信,只见信纸上写了这样一段陈年往事。


图|青年学生志愿报名参加抗美援朝

1951年,史兴贵所在的志愿军60军180师,在抗美援朝第一阶段第五次战役中遭到敌人围歼。

180师损伤惨重,史兴贵当时被敌军俘虏,敌人给他们这些俘虏身上都刻上了字。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因为身上的刻字,他们几个同时被俘的180师战士都不敢回到大陆,于是和其他中朝两方一万四千名战俘去了台湾。

“1951年,第五次战役,60军180师,遭到围歼,被俘刻字。”通过信上这五个短语,我们就已经清楚史兴福的弟弟史兴贵失踪40年的原因。

那么,当年的180师重大失利事件,到底该由谁来背这个锅呢?


图|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激励标语

“韦杰,你站出来!”在朝鲜空寺洞志愿军总司令指挥部所在的掩护隐蔽简易棚里,彭老总大怒大声咆哮,“你那个180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他们为什么说被包围啦?为什么把密码烧掉、把电台砸掉?”

韦杰抬起头说:“把板子都打到180师身上是不公正的。”在韦杰看来,这种事哪能全怪他们?

韦杰,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60军军长。60军下辖179师、180师、181师,在1951年3月作为第二批部队入朝参战。

60军入朝后参与的第一场战役,就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一阶段的第五次战役。


图|韦杰中将与夫人郭毅旧照

此役初期,60军进展顺利,先是在经过一番苦战后突破了土耳其旅的武装阻击,得以插入釜谷里。

渡过汉滩川后,60军迅速占领了永平、东豆川里地区,成功割裂了美军25师、土耳其旅和法军各一部,接着与美军数次发生激战,一直进攻到北汉江以南地带。

可是这些战果都是60军179师和181师取得的,此役第一阶段中180师是作为预备队存在的。


图|抗美援朝战役中战场上

在第一阶段,压根没轮得到180师上场,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兄弟师和敌人打得热火朝天,取得了丰厚的战果。

这可让180师从上到下都急坏了,180师三个团的团长应所有官兵的期望,联合写了血书请战。

60军军长韦杰看到这个情况,虽然心中有些犹豫,可是看到他们的热情,还是答应下了再有任务就给他们。

要知道180师的前身可是华北军区8纵24旅,该旅是朱德总司令为了拔掉晋冀鲁豫地区的国民党大中城市据点而特意组建的。


图|毛主席和朱德司令旧照

该旅在全国解放战争中,横扫华北众多重城,后来千里转战西北、西南,说身经百战一点也不为过,是一支经得起真正战场检验的军队。

那么,韦杰为什么会犹豫呢?

原来,8纵24旅并不是我军从抗日战争中走出来的正牌野战部队,而是从地方游击部队扩编成为野战部队的。

24旅一直在内线作战,几乎没有处于过大战场最前沿,24旅据攻打运城、临汾、太原时,周围几乎都被友军肃清或牵扯,基本可以说没有后顾之忧。

后来8纵24旅在军改大潮中更名为180师,转战西北、西南,几乎面对的敌人都是山贼草寇。


图|抗美援朝时期中国志愿军60军军长

然而此役身处的战场,是远在异域的朝鲜半岛,面对的敌人更是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美、英、法、韩等国的联合国军。

上级更是要求大纵深穿插,后勤保障的压力特别之大,万一出现意外情况,后果是怎样的?哪怕韦杰身为一军之长,一想到那种情况还是禁不住满身冷汗。

第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东、中、西三线共歼灭敌军2.3万多人,这给了我志愿军一个假象,我们志愿军只要全力以赴,联合国军必然是一戳就破。

在全志愿军上下过分乐观的基础下,第二阶段战役在彭老总的部署下开始了,而且胃口更大,想要把联合国军的主力师完全歼灭,迅速扩大我军在朝鲜战场上的胜势。


图|朝鲜战争时期的“联合国军”合影

就这样,正面牵扯住美10军的任务落到了60军的头上,韦杰就让180师担任主攻。

韦杰不是没有考虑过换他更信得过的179师和181师上。79师号称“临汾旅”,181师则有“皮旅”之名,这两支部队能攻善守、韧性极强,是我军中的老字号,最擅长打硬仗恶仗。

只是这样一来,先前应允过180师的血书求战令,就没法交代了。

一来作为军长,说的话总是要兑现的,二来还有两个师作为侧翼,也可以在180师实力不济的情况下,迅速给予支援。

故此,临阵换师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谁也没有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彻底超出了韦杰的估计。


图|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志愿军战士合影

在第二阶段战斗全线进攻的前一天,179师、181师被调作第三兵团的机动力量,180师仍旧担任正面牵扯美10军的任务。

韦杰此时心里尽管有点担忧,可是想着一般情况下也不需要同时把两个师同时都压上去。要是真到了那种程度,我军要么就是即将大胜或者大败,那么180师跟着大势随机应变就好了。

当然,这种情况也几乎不可能出现。我军和敌军的综合战力大抵持平,只要不出现十分严重的战场指挥失误,那种大范围内的胜局或败局是不会在短时间内造就的。

可是没过多久,第三兵团司令部再度发来电报:“令181师配属12军作战,179师配属15军作战,立即出发。”


图|抗美援朝中国志愿军珍贵影像

这份军令让韦杰彻底傻眼了,179师配属给了15军,181师配属给了12军,那么60军就只剩下180师一个“光棍师”了。

意味着180师以一个师的兵力,要通过进攻牵扯住美10军整整一个军的兵力,这个任务的难度也太大了。

要是真这样,60军近30公里的正面作战区域里只剩下180师了,更何况180师装备落后,满打满算也只有1万出头的官兵。

要知道,美10军总兵力在5万以上,在地面上拥有300辆坦克、800门大炮,空中更是有数十架轰炸机、战斗机。


图|抗美援朝时期美军的飞机

韦杰心里觉得兵团这份命令有些不妥,但是军人的第一天职叫做服从命令。

多年来养成的听令行事的习惯,让他依旧没有多言,就打算听从并执行这份军令。

可当时有其他高层同样觉得此令有些不妥,就过提醒韦杰找王近山。

凭韦杰和时任第三兵团最高指挥员王近山(时任第三兵团副司令,司令陈庚因为身体极度不好当时还在国内养病,第三兵团遂由王近山任最高最指挥)在华中战场上积累的革命老交情,韦杰可以和王近山反映反映,争取可以从179师、181师两师中留下一支部队。

韦杰觉得可以争取一下,万一兵团听从了自己的意见,那么180师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出大意外的几率。


图|手拿望远镜观察敌人的韦杰

可时任第三兵团参谋长王蕴瑞一番话,直接给韦杰头顶泼下一盆冷水,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王蕴瑞告诉韦杰:“你提意见没用,这会王近山自己也是一肚子意见,想提也没处提。”

原来,在给60军再次下达军令的前夕,王近山在志愿军司令部参加了第二阶段战前作战会议。

彭老总为了加强第9兵团、第19军团的战力,让这两个军团能彻底把各自负责区域的有关敌军全歼,把隶属第三兵团的12军配属给了第9兵团,15军配属给了第19兵团。

王近山当时一肚子气,在沙金鹤联席会议上,王近山差点和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干上一架。


图|王近山戎装旧照

就这样,179师配属给15军,181师配属给12军,几乎就没有了任何余地,就等于60军一个军负责起了整个第三兵团三个军的任务。

179师、180师、181师三个师每个师,负责起了15军、60军、12军三个军每个军的作战任务,这不禁让韦杰更加忧虑!

特别是60军180师单独负责牵扯美10军的重任,一旦战事有了突发状况,179师、181师几乎很难从15军、12军各自负责的战场上,及时抽身给180师以支援。


图|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爬行运送弹药

韦杰这时候打算直接向志愿军司令部反映意见,但想到连第三兵团最高统帅王近山也因为提出意见被批,可见志愿军司令部面对的困难也很大。

越级上报这本来就不妥,韦杰觉得他自己不能再让司令部方面觉得60军不敢接受并克服困难,就此打消了念头。

韦杰在依照军令正式调拨179师和181师给15军和12军时,特意嘱咐参谋长邓式俊:“60军指挥部和180师之间的通讯要尽可能随时保持畅通,以随时监测180师的战况,同时对179师和181师要做到统筹兼顾。”


图|朝鲜战场上冲锋的战士

5月16日,志愿军第三兵团、第九兵团,联合朝鲜人民军所部,在东线对敌军发起了第二次大规模攻势,标志着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的战役正式打响。

180师虽然明知在人数、装备上不如敌人,可那股子战意却丝毫没有减少。

为了不让美10军脱离180师所在的正面战场,180师迅速对某部打算向东线靠拢的美军发起了进攻。该部美军被180师汹汹压倒,不得不迅速后撤。

180师辖下538团、539团迅速控制了寒崎岘、殷谷山一线,第二日继续推进,540团占据仓村里附近地区,539团掌控了杜武洞一带,538团直接挺进到新店里。


图|朝鲜战争时期,疲惫的美国军人

18日,第三兵团指挥部直接电令180师由兵团直接指挥,继续牵制美10军的主要兵力陆战1师和7师。

可以说,从这时候开始180师就不在韦杰的掌控之中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从权责一致的原则上来说,他并不用负责。

然而,他毕竟是180师的直接上级,从名义上来说,他是怎么样都无法避免被追责的。

19日下午,538团再度占据远水洞,539团接着进占通古里,然后两师汇合攻克万村洞西边的336.8高地,战事从这个地方开始出现了巨大的转折。


图|背着受伤同伴的美国军人

20日,被我军迫退的美军聚集到了一起,对180师发起反击,美军组织了三个师、三个旅,以及一个韩国步兵师,准备彻底给180师来个“猛的”。

美军令美3师迅速东进逼停志愿军其他部队对该师的支援,令韩某师在平昌地区建立纵深防御,不给180师向北撤退的机会。

其他两个师、三个旅,则集中攻击336.8高地的180师主力,

180师主力据险以守,一时间哪怕敌军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占有优势,可因为当时第三兵团的主力仍旧在180师两翼,他们需要时刻防备,也就没办法赌上所有力量。


图|站在坦克面前合影的美国坦克兵

因此一开始,180师所面临的危险并不大。

转眼间已经到了5月21日,距离五次战役开始已经是第六天。

东、中、西三线各志愿军部队都已经开到了三八线以南数十公里,而像180师这样有的部队更是开到了北汉江以南。

这时候联合国军因为被我各部前后迫退,现在已经慢慢聚集到了北汉江一线或北或南的地区,已经彻底可以和我军正面相抗。甚至在有的局部战场,敌军比我军的优势更大。


图|正在撤退的联合国军部队

鉴于战场上志愿军整体已经显出了一定的弱势,且最初计划全歼的敌军某几个师,尽管都被我军歼灭了一定的数量,可还是从我军的包围里撤了出去。

兼之志愿军其中一部分执行远距离、大纵深迂回的军队,携带的口粮即将告罄,而后方的物资一时间也无法运抵该部,且志愿军大部弹药基数已经所剩不多。

志愿军司令部出于以上多方面原因考虑,宣布第五次战役暂时结束,各部队继续依据优势阵地对抗敌人。

5月22日,志愿军司令部再次下令:“志愿军各兵团,迅速稳定各自战场局势,做好下辖各军撤退前的准备工作,各兵团所部于22日晚开始逐步回撤。”


图|渡河的志愿军战士们

第3兵团指挥部接到司令部的撤兵令后,下令180师掩护兵团主力,于22日晚转移。

这就相当于12军和15军(包括181师和179师),它们作为和兵团司令部直属的有关力量一块先于180师撤退,而把180师留作断后力量。

那么在22日晚,180师收到为兵团主力断后的命令时,180师是什么状况呢?

538团、539团在336.8高地,连着抵御了来自美军两个师、三个旅连着3天的不完全进攻,已经有了非常大的伤亡,弹药基数也已锐减。

540团当时作为预备队,准备在其他两个师顶不住的时候迅速压上。


图|美军飞机轰炸过后的废墟

可这时候的180师领导班子里面却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应该听从上级命令坚守,另一派认为要果断后撤。

师长郑其贵和代政委吴成德一时间也无法决断,陷入了“开会研究”的怪圈,就像当年的“皖南事变”,最终结果自然只能以悲剧收场。

22日晚,第三兵团主力从汉江南岸地区开始北撤,到了23日天亮时分基本已经全部撤离。

可以说,这时候敌军的四个师三个旅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快速地把火力全部对准了180师。


图|180师师长郑其贵旧照

说起来,此时180师要是及时回撤还来得及。

可是当时在180师的“怪圈会议”上,180师长郑其贵和代政委吴成德并没有明确站在撤退一方,这就导致了180师撤又撤不了,打又无法迅速凝聚所有战力,在绝望中求得那一丝生机。

180师在陷入“开会决议”怪圈的时候,师组织不是没有向第三兵团指挥部说明情况,以争取到一个更加妥帖的对应办法。

可是这时候王近山的电台却正巧被敌军给炸坏了,王近山也被敌人追击得正在运动转移。

图|志愿军战士正在操作电台(旧照)

就这样,180师彻底失去了最后撤退和改变最终结果的两个有可能改变命运的机会。

美韩的两个师继续在东边和北边据守,几乎断掉了180师向北突围的可能。

以及来自于东方可能会有的支援,其他的美军两个师、三个旅则昼夜不停地对180师连续猛攻。

180师以一个师的力量,面对美军两个精锐武装师、三个快速反应合成旅,天上有轰炸机丢炸弹,地上有坦克、各种口径的大炮和榴弹炮、几百挺机关枪,近五万清一水美式装备的美国大兵,结果怎样可想而知?

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180师的阵地就快保不住了,此时自然也没有了争论的必要,只能撤退。


图|朝鲜战场上,美军机投掷燃烧弹

在师长郑其贵阴沉着脸下令之后,180师指挥部砸毁了电台,烧毁了重要文件。

180师就这样和组织彻底失去联络,分散成几股各自突围。

前有王近山的失联,后有180师的失联,这让后方从下到上无数人的心都悬了起来,要清楚战场失联在一定程度上就被认同为没有希望了。

彭德怀、邓华、韩先楚、洪学智等志愿军最高领导们在司令部焦急万分,毛主席更是在子夜1点,亲自发来电报询问情况……

60军军长韦杰在得知情况后,迅速下令已经快北撤到三八线附近的179师和181师,迅速南下接应180师。两师在接到命令后迅速南下,可是却被敌人的重兵与炮火挡住,迟迟无法突破。


图|艰苦奋战的志愿军战士们

而后眼见敌人的阻击力量越来越强,两师自知是无法成功南下接应180师了,遂向60军军长韦杰致电说明情况请求北撤。

韦杰在看到这个消息后,一时间双手紧紧握拳,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含泪怒言:“180师完了。”

在勉强支撑着同意了179师、181师的撤退命令后,韦杰直接晕倒在指挥部里。

后来的结果惨不忍睹,不忍一一讲述。

再附上一组战后统计数据也就足够了:此役中180师伤亡以及情况不明者总共达到了7644人,战损已经达到三分之二(后来知道其中被俘者3000多人),光干部就伤亡了180多名,甚至连180师代政委吴成德都被敌军俘虏。

最后成功突围回到后方的官兵寥寥无几,180师在当时几乎算是被敌人全歼,被俘3000多人,战损达到部队的三分之二。

用军事术语来说,这就是“战场重大事故”,既然是事故,而且这还是“人为的”重大事故,那么自然是要追责。


图|朝鲜战争时期旧照

180师当时突围成功回到大部队的仅有近3000人,不管此役有功没功的,只要是营以上的干部,哪个不是被叫去谈话,所有战士时不时,就会遭到兄弟部队的白眼与奚落。

回国后,许多战士都没有在军队中继续呆下去,可是哪怕回到平常岗位,一辈子也无法释怀。

这其中最难的要属180师师长郑其贵,代政委吴成德不在,等于180师最大的罪人就是他啊。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郑其贵直接就被免职不说,此后一生愁苦愧疚。


图|彭德怀及金日成旧照

在面对彭老总对于180师的“偏见”,韦杰将军抬起头说:“把板子都打到180师身上是不公正的。”韦杰将军直至去世,一直坚持这一观点。

60军军长韦杰,直接被毛主席特意从朝鲜战场,紧急调回北京询问情况。

韦杰被毛主席整整询问了几个小时,了解到详细情况后,毛主席说韦杰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作为180师的直接上级,60军军长是当不成了。


图|韦杰旧照

第三兵团最高指挥官王近山,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邓华,以及很多高层都在战后有过认真的反思,说此次180师的事故,不是单纯某一方面的责任。

在他们看来,志愿军司令部、第三兵团司令部、60军、180师,从上到下都有重大失误,甚至与连中央制定的作战方针都有不妥之处,我们需要重新来规划接下来的战争了。

1988年在台湾的180师战俘史兴贵,远洋寄家书不敢署真名,问那一声“兄长可还健在否”,让人心里五味杂陈。


图|彭德怀在朝鲜与陈赓、邓华

史兴贵写家信的前一年,同样有个心里五味杂陈的老人,嘱托妻子写信给60军参谋长邓仕俊:“韦杰同志晚年有一个迫切的心愿,就是把60军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中180师遭受损失的真实原因,做一个准确的回顾。”

是啊,这个同样放不下180师的人,是后半生一直对180师深有愧疚的老军长——韦杰。

抗美援朝那场战争我们打胜了,跨过鸭绿江雄赳赳气昂昂,志愿军扛枪上战场,这自然听起来就是一曲壮歌。


图|抗美援朝胜利后,中朝士兵正在庆祝

可是再要加上,多少儿郎埋骨在他乡,多少少年全躯去、残肢归。

多少人从此后苦难诉、生若死,这才是那场战争的全貌。

请记住,在那场战争里,不管活下来的,还是留在战场上的,只要他们不曾背叛祖国,他们就依旧是我们永远的英雄!

-完-



声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