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志愿军180师遭重创 师长政委最后怎么样了?-红色年代-大漠西风网-文化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红色年代
志愿军180师遭重创 师长政委最后怎么样了?
2021-07-10 14:00:00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志愿军180师遭重创,师长、政委、副师长、参谋长最后怎么样了?

1950年10月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展开殊死的搏斗。斗志昂扬的志愿军战士在彭德怀总司令的率领下,先后发动了五次战役,把美联军从鸭绿江边,打退到“三八线”以南。

在这五次战役中志愿军战士重创了美联军,但由于武器装备的劣势,自身也有很大的伤亡,特别是在第五次战役时的60军180师,全师11000人,4000多人伤亡、3000多人被俘、回到后方的不到4000人。自入朝以来,志愿军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180师如此重创?


1951年4月,就在第四次战役刚刚结束不久,两军在“三八线”南侧对阵。美联军打算从志愿军侧后方的沿海地区登陆,从而迫使志愿军撤回“三八线”以北。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当机立断,准备发动第五次战役,迫使美联军放弃后方登陆的计划,将战线向“三七线”发展,从而使志愿军在谈判桌处于一个有利的地位。

战役打响后志愿军全线推进,而这次美联军并没有像前四次战役一样全线后撤,而是西线部队凭借火力优势顽强抵抗,东线部队则快速后撤,使在两军前沿形成了一个突出部,在这个突出部的正是180师。

此时战役的第二阶段已经持续了8天,部队的弹药和给养都需要得到补给,志司命令所有前沿部队进行战略性后撤,进行休整并补充弹药和给养。而时任美联合国军司令的李奇微,等待的就是这一时刻。


李奇微,美国陆军上将。1917年毕业于西点军校,毕业后又在多家军事院校任教,是典型的学院派将领。1942年任美82空降师师长,参加过西西里登陆战役和诺曼底登陆战役。

1949年任美国陆军副参谋长,1950年12月由于在朝鲜的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在一次败退中,所乘坐的吉普车发生事故意外丧生,所以李奇微从美国调来朝鲜战场接替沃克的职务。

上任伊始李奇微就发现了志愿军的战斗特点,同时还敏锐地观察到,志愿军在发动大规模进攻时,每隔7、8日就要暂缓进攻并修筑防御阵地,根据这一特点,李奇微判断志愿军的后勤补给是制约志愿军地关键。

战线过长,运输能力有限,这些弱点都是可以利用的。早在第四次战役的时候,李奇微就准备利用这一弱点反攻支援军,但是由于南朝鲜军队战五渣的战斗力,一触即溃,在没有通知美军的情况下撤出战斗,使美军侧翼完全暴露,才没能使李奇微的计划实行。

但是李奇微在砥平里的防守战中成功遏制了志愿军的攻势,迫使志愿军退回到“三八线”。1951年4月麦克阿瑟被撤职,由李奇微接替美联军司令,任命范佛里特为美第八集团军司令。

 

 

李奇微是三位联合国军司令中,最务实,最低调,最有能力,同时也是最狡猾的一位。麦克阿瑟就靠着一张嘴,为人高傲但能力又很一般,他忽悠人的能力比作战的能力出色。第三任司令克拉克上任的时候已经是战争后期了,基本没有发挥什么作战能力,他继任时谈判桌上比战场上要热闹得多。

 

 

和李奇微预料的不差,志愿军再次在进攻到第8天的时候,暂缓进攻进行休整。李奇微果断命令范佛里特利用装甲车,坦克等机械化部队,开始从志愿军突出部的西侧,开始大纵深地穿插迂回,这一点恰恰是志愿军的看家法宝,敌后穿插、分割、包围作战。

 

 

美军利用机械化部队的灵活性,迂回穿插到志愿军的后方,对志愿军部队形成合围。志愿军战士由于长期高强度的作战已经出现了疲态,枪支弹药和补给物资都没有运送到前线,此时又被拥有先进武器装备的美军合围,战果可想而知。

 

 

范佛里特又是一名唯火力制胜论的将领,主张就是以猛烈火力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他每次作战所消耗的弹药量是其他部队的五倍之多,在美国军中称之为“范佛里特弹药量”,所以可想而知当时志愿军部队遭受了多少炮弹和航空炸弹的打击。

 

 


范佛里特

 

为了不使前沿部队被分割包围,上级命令由180师就地驻防,狙击敌军,掩护大部队和9000多名伤员转移,待所有人员撤至汉江北岸后再撤离阵地。如此大规模的部队调动,还包括9000多名行动不便的伤员,180师至少要在阵地上拖住敌人3天的时间。

于是180师独自在汉江南岸,在临时组建的狙击阵地上,在无弹药、无给养的情况下,同十倍于自己的敌人展开的殊死的较量。

当主力部队和9000名伤员都转移到汉江北岸的时候,180师已经被三面包围,背后就是波涛汹涌的汉江。539团政委韩启明在敌人即将冲上阵地的时候举枪自尽,身边几个受伤的战士,拉响了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所有180师的官兵们在弹药耗尽之时依旧利用石头,刺刀等一切能用的武器与敌人进行周旋,只为能多杀伤敌人。

到了晚上180师依旧驻守在自己的阵地上,当晚180师师部的主要负责人开会研究下一步方案,决定在当晚进行突围,但是在集中突围还是分散突围产生了分歧,最终师长郑其贵决定趁夜分散突围,并砸毁电台和撕毁密码本。

事后就有人分析指出,这两项决定是造成4000多人被俘的主因。美军最大的弱点就是夜间作战能力差,如果大部队统一行动,依仗我军擅长夜间突袭作战的优势,有极大可能从敌人的薄弱环节撕开口子成功突围。


小部队分散突围正好给不擅夜间作战的美军逐个击破的机会、另外师指挥部砸毁电台,使得与下面的团、连级单位瞬间失去联系,也无法得到统一的指挥,更会对官兵的士气造成较大的影响。

分散突围开始以后,师长郑其贵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带领身边的警卫和10几名战士,昼伏夜出,安全地回到了“三八线”志愿军阵地。

随后志司认定郑其贵在指挥上存在失误,被撤销师长职务,停职审查。郑其贵1955年授予上校军衔,1970年以正师级离休,1990年因病在合肥去世。

郑其贵在弥留之际对身边的人说,我终于要解脱了,终于要和180师的兄弟们相见了,可以想象这次战斗的失利对他的一生有多么大的影响。

副师长段龙章,也安全突出重围回到了志愿军阵地,同样也被停职审查降级留用,1955年授予中校军衔,1971年段龙章在任上突发疾病去世,年仅50岁。

参谋长王振邦不仅自己回到了志愿军阵地,还在突围过程中,将师部的后勤人员和受伤的900多名战士共1000余人安全得带了回来。因为在撤退过程中救人有功,被免于降职继续留任,在休整后成为180师的副师长,1955年授予上校军衔。


在这些人当中政委吴成德的命运在这次突围战中就此转变,吴成德在突围过程中存在一处隐蔽的洼地中,发现有300名受伤后行动不便的伤员。吴成德不忍抛弃这些战士,在原本可以跟随师部一起撤退的情况下,选择留下来和战士们在一起,并开枪杀马以安战士之心,随后吴成德将伤员按照轻重伤不同,由40人为一组,轻伤的照顾重伤的,由干部带队进行突围。

吴成德带领33名战士在茫茫夜色中杀了整整一夜,但是依旧没有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战士们的弹药也即将耗尽。最终吴成德决定既然“三八线”去不了,我们就去“三七线”去美军的后方打游击。

但是这是在朝鲜,没有群众基础的敌后游击战异常艰苦的,吴成德带着33名战士愣是在这片没有后援补给,没有群众基础的山区里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游击战,直到身边只剩下2名战士,最终被美军的巡逻队发现,将他关进了战俘营。


当美军得知他是180师的政委,是被俘的志愿军中职务最高的。敌人开始对他威逼利诱,希望从他口中得到有关志愿军内部有用的情报,但是吴成德心怀祖国,内心中有对祖国无限的忠诚,至死也不透露一句,敌人便开始对他严刑拷打,这也没能让吴成德有过一丝的动摇。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生效,在被关押了一年之久的吴成德以交换战俘的方式被遣返回国。吴成德虽然回到了国内,但是那时的吴成德被折磨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90斤。吴成德被转移到军区招待所,让他在这里进行休养,并接受治疗。然而在那个年代“俘虏”和“叛徒”在大部分人眼中是没有区别的,在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无尽的审查和自我交待。

由于吴成德有被俘的经历,就不可能在军队里工作了。1955年吴成德被开除党籍,下放到农场工作。1980年中央下发了关于落实被俘人员政策的文件,经过再次审查,1982年正式恢复吴成德的党籍,享受军级待遇。没有了“叛徒”的思想包袱,吴成德才回到了自己的老家,1996年84岁的吴成德在运城安然辞世。


突围后的180师进行了休整,补充了人员和枪支弹药和一些重武器,并由李钟玄担任师长,唐明春担任政委。并在和谈破裂后的夏季攻势中,180师歼敌3500余人一雪前耻。在金城战役中180师奉命收复汉江两块阵地,并阻敌增援。180师在阵地上坚守三天三夜,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抗美援朝战争最终以志愿军的胜利而结束了,十万志愿军将士埋骨他乡,然而对彭德怀而言,第五次战役中的180师始终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声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