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原志愿军180师代政委吴成德的坎坷人生-红色年代-大漠西风网-文化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红色年代
原志愿军180师代政委吴成德的坎坷人生
2021-07-10 14:11:00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山西新绛籍老红军,原志愿军180师代政委吴成德的坎坷人生

山西新绛,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物产富饶、人才辈出的古城。据查证,这里出了许多名人,例如:北宋著名画家高克明、南宋抗金名将孟宗政、明朝枣阳知县王之翰、原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安志藩、蒲剧名家武俊英、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少琴……至于本文,我要重点介绍新绛籍老红军吴成德,原志愿军180师政治部主任、代政委。

吴成德,山西新绛人,他出生于1912年。他的故居,位于现在的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横桥乡宋温庄村。他是一个农家子弟,其家境并不富裕。但是,他的父母非常重视教育,而且他一直勤奋好学。所以,他有幸读过多年书,还担任过小学教员。他志向远大,一心渴望抗日救国。所以,他在1937年初参加了我党的外围组织-牺盟会。

牺盟会,其全称为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这个组织由山西王阎锡山担任会长,他的心腹赵戴文担任副会长,共产党员薄一波担任常务秘书。实际上,薄一波一直主持着牺盟会的日常工作。据统计,从1936年到1940年,牺盟会先后培养了两万多名抗日干部。其中有大批热血青年,他们纷纷参加八路军,吴成德则是他们的代表之一。

吴成德并未参加过红军,但是,他在抗战全面爆发以前就参加了牺盟会这个抗日组织。所以,从广义上来说,他也算是一名老红军。而且,他在后来确实也享受到了老红军的待遇。1937年6月,他奉命回到了老家新绛工作。同年9月,因表现突出,他在共产党员乔明甫(未授衔,原国务院轻工业部副部长)的介绍下正式入了党。

在老家新绛县,吴成德参与组建了一支抗日队伍,并且出任为这支队伍的政治指导员。他作战勇敢,忠于信仰,而且颇有智谋。所以,到了1942年,他已经升任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一纵队的一名营教导员。实际上,这支部队是八路军的一支外围队伍。后来,这支部队被编入了八路军太岳军区,吴成德则升任为团党总支书记。

1944年,吴成德改任为八路军太岳军区三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这个职务和副团长平级,主要负责人事任免和干部考核工作。他始终勤勉、敬业,而且还挖掘了许多人才。所以,三分区政委刘聚奎(未授衔,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和三分区司令员刘金轩(开国中将)都特别信任和喜爱他。抗战结束以后,他升任为一名团级干部。

1947年,我军以太岳军区的一些部队为基础,组建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这支部队由王新亭担任司令员兼政委,张祖谅担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这支队伍,也就是第60军的前身。35岁的吴成德,正式改任为第八纵队第24旅第71团政委。此时,这个旅的旅长为王墉(烈士),政委为王观潮,这个团的团长为北沙(开国大校)。

在北沙和吴成德的率领下,第71团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运城、临汾、晋中、太原等战役。尤其是在太原战役中,这支部队作为主攻团,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以极其凌厉的攻势,迅速拿下了太原城外小窑头要塞的一些主要阵地。经过近一周的激战,第八纵队一共歼敌2800多人,终于拿下了小窑头要塞。这个团,则一共歼敌上千人。

1949年初,华北军区第八纵队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0军,第24旅被改编为第60军第180师,第71团被改编为第60军第180师第539团。王新亭改任为这个军的军长兼政委,邓仕俊(开国少将)改任为这个师的师长,北沙改任为这个团的团长,吴成德改任为这个团的政委。随后,这支部队挥师入川,参加了著名的西南战役。

1950年初,吴成德升任为第180师政治部主任。这支部队在师长郑其贵、政委王观潮、参谋长北沙、政治部主任吴成德等人的率领下,参加了著名的眉山剿匪之战。经过苦战,这支部队先后歼灭了上万名土匪,终于平定了整个眉山。至于整个60军,则先后歼灭了不下五万名土匪。可以说,平定川西地区,吴成德实在是功不可没。

1951年,第60军奉命渡过鸭绿江,正式来到了朝鲜战场。此时,第180师由郑其贵担任师长,段龙章担任副师长,王振邦担任参谋长,吴成德担任政治部主任。由于师政委王观潮留在国内建设地方,所以,在事实上,吴成德兼任为这个师的代理政委,算是这支部队的第二号指挥官。随后,他和郑其贵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第五次战役。

在第五次战役中,第180师起初进展顺利,可谓是所向披靡。但是,我军由于前进太快,而且步伐太大,所以很快陷入了险境。我军的后勤补给即将中断,而且敌军也窥破了这一秘密。接着,几十万敌军开始疯狂反扑我军,并且不断向我军的纵深地带推进。所以,志愿军总部下令:全军停止南进,并且寻机北撤,撤回三八线附近。

第180师由于疏忽大意,加上联络不畅,所以并未和附近的第63军有过联系。第63军撤走以后,郑其贵等师首长这才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但是,如果全师的动作快一些,他们完全可以顺利撤到后方。然而,这支部队的上级部门—第60军和第3兵团发来了一些脱离实际情况的命令,而且军长韦杰等人还误读了兵团司令部的急电。

所以,第180师停滞不前,步伐缓慢,还在北汉江以南地区掩护整个第三兵团的伤员转运。他们多次错过了北撤或者突围的最佳时机,还始终在坚决执行着上级部门未必正确的命令。就这样,敌军渡过了北汉江,第180师因此陷入了三面受敌的险境。随即,在鹰峰山附近,上万名美军团团围住了第180师,而且打乱了我军的建制。

第60军军部许诺的援军,并未及时赶到战场。所以,在敌军的疯狂围攻下,第180师只好孤军奋战,随后损失惨重。就在这个时候,郑其贵和吴成德共同犯下了一个错误。他们命令全师的余部分散突围,然后再寻机重新聚集起来。这一战术,我军屡屡使用过,非常适应抗战时期的太岳根据地。但是,并不适用于此时的朝鲜战场。

毕竟,人生地不熟,而且缺乏援军和群众基础。所以,第180师的余部很快就被敌军打散了。据统计,在第五次战役中,这支部队一共损失了7600多名将士。战前,全师还有一万多人。战后,这个师还有不到3500人。最为悲壮的是,这支部队共有不下2500人不幸被俘,其中包括代政委吴成德、团政委赵佐瑞、师炮兵主任郭兆林……

师长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参谋长王振邦、团长庞克昌、团长王至诚……他们拼死杀出了敌军的包围圈,最终脱险归来。事实上,吴成德也完全有把握脱离险境。但是,他在突围的路上遇到了几百名伤病员和非战斗人员。他爱兵如子,始终拒绝丢下这些部下。而且,为了表明自己同生共死的决心,他还开枪打死了自己的战马。

他带着这些人转战上百里,一直坚持了十几个月的时间。不幸的是,在敌军的重兵搜山下,这支队伍越打越少,最后还剩下了吴成德和三名战士。1952年7月,他们不幸被俘,接着被关进了位于釜山的一处战俘收容所。据统计,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共有两万多人被俘。其中,职务最高的就是吴成德,他时任第180师代理政委。

起初,吴成德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谎称自己只是一个伙夫。但是,在叛徒的指认下,敌军很快就识破了他的身份。他们为了劝降这位师政委,拿出了罐头、香烟、美钞……还派出一些神职人员来给他洗脑。但是,吴成德作为一名坚定的老党员,他始终宁死不降,从未向美军低过头。也因此,他受尽了各种酷刑和折磨。

直到1953年9月,吴成德这才走出了战俘营。回国后,他被送到了位于辽宁昌图的被俘归来人员管理处。他虽然从未向美军低过头,也从未做过任何背叛信仰的事情。但是,经过审查,他还是被开除了党籍和军籍,被安置于辽宁盘锦的大洼农场任副场长。至于他的老战友们,郑其贵和王振邦被授上校军衔,段龙章被授中校军衔……

在这个农场,他一待就是20年。他始终工作勤勉,而且为人低调,所以大家都很尊敬他。农垦部门曾经准备提拔他为这个农场的场长,并申请恢复他的党籍。但是,上级并不同意这些请求。直到1975年,他因年老力衰才离开了这个农场,回到老家运城养老。而且,直到1982年,他才恢复了党籍,并享受老红军待遇和军级干部待遇。

根据一些前辈的回忆,1949年,吴成德率部入川。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女兵龚村。两人一见如故,很快相恋了。婚后不久,他率部入朝作战,她则带着腹中的孩子苦苦等着他的归来。1955年,龚村主动离开了城市,辗转千里来到了大洼农场和他团聚。两人相濡以沫,直到1975年才回城生活。1996年,吴成德不幸病逝,他享年84岁!

如果不参加这场战役,如果不是为了掩护和安置伤病员,老红军吴成德完全可以顺利突围,顺利率部回国,顺利身居高位。而且,他完全有资格获得上校军衔,甚至是大校军衔,他最低也是1955年的陆军中校。但是,他为了革命,为了信仰,为了自己的部下,毅然牺牲了自己,并且无怨无悔。在此,向吴成德致敬,向志愿军们致敬!


声明:
相关推荐